青岛老字号 宏仁堂:85载不敢省人工物力传承匠心

时间:2020-10-23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青岛中山路198号,宏仁堂的牌匾自1931年就高悬于此,一代又一代的老药工在这里选药、切药、闻药、熬药、搓药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中药制造,从跨越千山万水的选料挑材,到炮

  青岛中山路198号,“宏仁堂”的牌匾自1931年就高悬于此,一代又一代的老药工在这里选药、切药、闻药、熬药、搓药……“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中药制造,从跨越千山万水的选料挑材,到炮制药材时对火候的精细追求,再到制药时的分毫不差,宏仁堂用匠心做出的良心药,在青岛乃至全国心口相传了85年。

  药材地道、纯正是保证药效的根本,宏仁堂讲究“用药必依土地”,经年累月深入全国各地的中药产地涉山涉水、甄别比较,才允许品质过硬的中药材装入中药房方斗柜。“每年都有师傅定期到安徽亳州、云南等地亲自把关药材品质,医生的方子再对,也要有良药做保证。”宏仁堂聘的坐堂大夫、原青医附院中医科主任张荣荪说。

  目前,宏仁堂拥有700多个中成药品种,包括丸、散、膏、丹、酊剂、片剂、冲剂、露、酒及滋补品等,历近百年沧桑,成为青岛品种最全、口碑最好的中药店,在别处拿不到的中药材,到宏仁堂肯定可以配齐。

  良材是良药的基础,中药炮制工艺可以让精挑细选而来的地道药材达到减毒增效的功效,它讲究对火候的准确把握,“不及则功效难求,太过则气味反失。”58岁的王玉敏技师对此深有感触,“炮制是个精致活,不是简单的洗净、切好、晾干的过程。”

  宏仁堂的招牌挂了85年,目前店内从业40年以上的老药工有5人,其中,五星金牌老药工4人。店面刚开张的时候,药师学徒首先接触的只是给已经抓好的药方绑绳线,在不断的摸索和老师傅手把手的指点下,慢慢摸索炮制之理。

  宏仁堂与北京同仁堂同源于乐家老铺,几十年的发展中始终遵循乐家祖训“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把握中药材蒸、炒、制、煅等的“火候”奥秘,“每味药材的炮制都由店内经验丰富的老药工把关,每道工序不敢有丝毫差池。一环一环扣下来才确保了宏仁堂的品质,即使价格稍高,顾客也从各地慕名来宏仁堂购药。”青岛国风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总经理汪民告诉记者。

  1998年,宏仁堂成为青岛国风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的招牌门店,现以中医药结合为特色,经营中药材、贵细药材、中西成药等,内设中医诊所,每天前来寻药问诊的百姓络绎不绝。

  一个药方里包含几克、几两的不同药材,顾客拿到药包很难觉察出分毫的差别。但拿多拿少、拿到什么程度,全凭老药工心里的那杆秤。在近百年的发展中,宏仁堂凭借方名、料优、艺精、药灵,竖起了老百姓心里的那座口碑。“我今年73了,老青岛人都知道宏仁堂的分量。这分量是坐堂大夫们一次次把脉、问诊得来的,也是老药工们拿着手上和心里的那杆秤一点点量出来的。我现在拿中药或者加工药丸,绝对到宏仁堂。”前来抓药的王大爷告诉记者。

  宏仁堂的老药工宋砚田大缸泡出来的虎骨酒、豹骨酒、海龙酒,用水舀子一勺一勺地撇酒,用大连绒布过滤,静置沉淀,再过滤、静置……如此反复数月,最后的成品在100瓦灯影下竟看不到一丝沉淀。

  58岁的蜜丸技师王玉敏,炼蜜、调药、和药……研配、合坨、制丸、内包、蘸蜡、打戳……一道道工序下来,搓出的药丸圆、光、亮,滋润细腻,色泽一致,每丸药的重量分毫不差。

  宏仁堂因祖上是内廷供奉,为宫里供药,因而掌有宫廷御医秘方,这是其它药店不具备的条件。青岛宏仁堂从总店进药,自己也生产成药,其中有安宫牛黄丸、乌鸡白凤丸、国公酒、参茸卫生丸、苏和香丸、再造丸、紫雪散、活络丹、女金丹等495种均来自宫廷秘方。

  近一个世纪的流传、打磨,制药的工艺已经镌刻在老药工的每一寸肌肤里,“泛水丸的时候需要反复摇动药簸箕,力道差一分或者重一毫,水丸就凝不到一起。我现在打出的水丸每一颗都是一样的重量,不粘不滞。每做一味药都要问心无愧。”为了满足药材的储存条件,宏仁堂内没装空调,用了3个多小时做完健脾丸的老师傅陈学祥已经汗流浃背。

  “在宏仁堂,还沿承着老一辈的师承制。每年有十几位新人出徒上岗。新老药工之间有一个传授和学习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在新药工走上工作岗位后的较长时间里,还会延续下去。”汪民说。

  “宏仁堂传的是什么?是匠魂。”王玉敏说。“带徒弟的时候,要教会他们辨药、炮制、制药这些基本功能,更重要的是让他们有匠魂。宏仁堂强调精工良材,药工们心里的那根准绳,永远不能歪了。”

  在别人看来,制药很苦。但对老药工们来说,把手上的中药制药技艺传给下一代是最大的愿望。“中药古法炮制依赖言传身教和心领神会。这无法用文字和既定的程序做指引。”老药工郝东兴说。“技艺的掌握不是三两天可以完成的事,沉得下心、耐得住寂寞是首先要做好的心理准备。和药打一辈子交道,它也是有灵性的,人心、药心都歪不得。道德品质好是我们挑选徒弟的首要条件,这是宏仁堂的工匠标准,做的好人,才能做的好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