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海南长臂猿大调查·寻猿日记丨走进海南长臂猿的“食物乐园”

11月14日,在白沙黎族自治县青松乡斧头岭,参与海南长臂猿大调查的工作人员在冒雨收集海南长臂猿的食物。 记者 李天平 摄 今天还上山吗?凌晨4点,有小组成员在帐篷里探出头问海......

  11月14日,在白沙黎族自治县青松乡斧头岭,参与海南长臂猿大调查的工作人员在冒雨收集海南长臂猿的食物。 记者 李天平 摄

  “今天还上山吗?”凌晨4点,有小组成员在帐篷里探出头问海南长臂猿大调查活动东崩岭调查小组组长刘辉勤。

  “队里部分人员没有换洗衣物,加上下雨天路很滑,上去后风一吹就会感冒,安全保障压力太大。”刘辉勤对海南日报记者表示。

  吃完早饭,刘辉勤和海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学生叶储民在一旁商量后决定做植物样线调查,不去深山里寻猿。

  “我们所称的植物样线调查全称是海南长臂猿栖息地猿食植物样线调查,调查针对海南长臂猿栖息地内海南长臂猿可能食用的果类和植物开展。比如,选定好一个中心点坐标,标好起点经纬度,向东西南北方向各延伸20米,形成一个网格区,在这个网格区开展所有可能食用植物的调查,每一种都不能漏。”参与此次海南长臂猿大调查活动的海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陈玉凯介绍道。

  “我在做监测时有很多植物不认识,其中光叶桂木这种植物,之前见过几次,但就是认不出是什么植物,我们三个人在第一天做调查的时候,陈老师把树皮劈开,看了一会儿就认出来了,真是太厉害了。”刘辉勤兴奋地讲述着。

  在雨中,海南日报记者跟随调查小组开启样线调查之旅。“这条路在平时就很难走,下雨了更难走。”刘辉勤说。

  果不其然,离开十字路监听点不过20米,我们便遇到了一个长约50米的陡坡。大家一边下坡,一边查找树木。样线调查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好,需要体力、眼力,还要反应速度快。“你看,这是海南破布叶,它的果实是黄色的,口感酸甜,这两天我在东崩岭看到过,有很多分布,这对长臂猿来说是好事。”陈玉凯介绍,这种树之所以被称为破布叶,是因为它的叶子常被虫蛀,叶子上有很多破洞。

  “白颜树的果实长臂猿喜食,它的托叶对称,果实熟时呈橘红色。”调查队一路向前,几乎遇到的每一株植物,陈玉凯都能认出它们的种类并详细解说。

  陈玉凯介绍,白颜树一般分布在海拔500米至800米的区域,这也是长臂猿活动的范围。“只有弄清楚食物的分布才能找到它们选择栖息地的原因,从而去保护海南长臂猿的栖息地,而植物样线调查是弄清楚食物分布的关键方法,必须在野外实地调查,一株一株地记录,用网格化的方法形成较为完整的系统数据,给研究项目提供数据支撑。”

  在一株肖蒲桃面前,陈玉凯让学生叶储民和刘辉勤自己去学习分辨。“要培养他们独立自主学习的能力。”陈玉凯说。在《海南长臂猿食源植物图鉴》一书图片的指引下,刘辉勤和叶储民抬头望向高达10多米的树木,仔细分辨叶型和果实,并记录在表格中。

  在霸王岭这片区域,生物多样性保持得相对较好。陈玉凯介绍,从东崩岭一路走过来,植物的分布具有一定的规律,比如,在山顶发现亚洲热带雨林的典型代表低地雨林群落的青皮林的分布,再到以岭南山竹、高山榕、鸭脚木为代表的沟谷雨林群落的分布,最后是山腰及以下的次生枫香林或黄牛木林的分布,雨林植被层次特征明显。

  未来,陈玉凯希望霸王岭能继续保护好区域植被,通过长期连续的调查将海南长臂猿食物种类、数量和不同季节食物量、丰富度的空间分布进行量化或表现出来,再与海南长臂猿的各群活动范围叠加在一起,解释分群和各群之间的关系。

  “它叫了!”11月12日凌晨5点,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霸王岭分局管辖的东崩岭,茂密雨林中忽然传来海南长臂猿C群的一声猿啼,让海南国家公园研究院科研管理部主任刘国琪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

  赶紧掏出录音及摄影装备,顾不上脚下荆棘丛生,刘国琪跟着眼前快速掠过的黑影一路飞奔,希望能完整记录下它们的一举一动,从而分析、勾勒出这一家族群及每个长臂猿个体的行为谱系。

  2020年11月13日早上,记者突然听到树上有声音、有个黑影,记者马上拍摄。非常幸运!记者第一天寻猿,就遇到了长臂猿。长臂猿在30米高的白花含笑树上,一闪而过。

上一篇:天然的水上花园!一年四季都有不同魅力的“世界最美瀑布”! 下一篇:翰墨新秀——记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会员鲜崇久

水果沙拉

麦兜挚爱:海南鸡饭
广东的早茶文化
沉迷鬥魚直播“魚丸預言”互動 男子輸掉140萬購房款
平疟养脾丸
苯乙醛-学术百科-知网空间
可乐鸡翅的家常做法